• ag环亚真人在线--| 老玩家信赖的网站
    2016-03-01

     
    案情回放  未與員工簽勞動合同  仲裁裁決雙倍補工資   
    原告(被上訴人):廣西某飼料廠                             
    被告(上訴人):李某  

               李某離職前系廣西某飼料廠員工,200987日李某離職,其離職前即20097月至8月的工資,飼料廠沒有支付給李某。雙方就該廠應支付李某的工資問題發生糾紛。飼料廠主張李某于20081125日入職于該廠,而李某主張自己的入職時間為200856日。同時飼料廠陳述雙方于20081125日簽訂了勞動合同,期限自20081125日至20101125日,并提交了勞動合同予以證實,該勞動合同約定勞動報酬為計時工資900元/月。而李某陳述其入職后在20093月份才簽訂了書面勞動合同,20081125日雙方并沒有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勞動合同乙方“李某”的簽名并不是其本人所簽名,是飼料廠偽造的。  
    李某200987日離職后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請求該飼料廠支付:1200971日至87日的工資3040元;2200866日至2009228日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18000元。  
    20091119,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裁決該飼料廠向李某支付200978月工資3040元及200856日至20081124日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13200元。  
    該飼料廠不服該仲裁裁決,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該廠無需向李某支付200978月份工資3040元及200856日至20081124日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13200元。  
     
    裁判結果 未簽約期間工資雙倍補償  
    廣西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  
    一、廣西某飼料廠應向李某支付20097月、8月工資3040元; 
    二、廣西某飼料廠應支付200866日至20081124日期間未簽訂勞動合同另一倍工資共11034元給李某;  
    三、駁回李某的其他上訴請求。    
     
    法官:員工工作年限由單位舉證  
    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體制的迅速建立和發展,勞動關系的構成日趨復雜,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勞動糾紛時有發生,而現行勞動爭議案件中舉證責任的分擔存在的問題對此類案件的處理造成了一定的困擾。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確立了有關舉證責任的一般分配原則。該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即民事訴訟實行的“誰主張、誰舉證”原則。它包含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當事人對自己的主張負有提供證據的責任,該證據用以證明自己主張的真實性;二是在當事人的主張最終得不到證實時,由其承擔不利后果的法律責任。  
    但在勞動爭議案件中,如果適用一般民事案件的舉證制度和一般舉證責任分配原則,在一定程度上會造成勞動者舉證困難,不能從根本上體現勞動法維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立法精神,不能維護社會最基本的公平和正義,不能維護弱勢方的合法權益。為此,勞動爭議案件實行部分法律事實舉證責任倒置原則,即勞動者不承擔舉證責任,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針對勞動爭議案件,舉證責任倒置的規定見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以及《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之中。《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條規定,在勞動爭議糾紛案件中,因用人單位作出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減少勞動報酬、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勞動爭議的,由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也有相同的規定。  
    就本案而言,根據上述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對勞動者工作年限負舉證責任。故李某入職廣西某飼料廠的時間應當由廣西某飼料廠舉證予以證實。勞動者在入職時填寫的入職登記表,在有關部門備案的職工名冊等,均可作為勞動者入職時間的證明;有些工資表載明了勞動者入職時間,而勞動者對此簽名確認,工資表記載的入職時間也可以作為依據。除了注明有勞動者入職時間外的勞動合同,僅是勞動合同本身,在沒有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并不能作為證明勞動者入職時間的依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七條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用人單位應當建立職工名冊備查。”故廣西某飼料廠作為用人單位,應當對每個勞動者實施規范管理,建立人事管理檔案,建立企業的用工名冊。廣西某飼料廠不能提供李某的入職登記表以及其他可以證明李某入職時間的有效證據,其提交的勞動合同作為單一證據,不能證明李某的入職時間,故廣西某飼料廠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不能的后果,即一方面法院采信李某主張的入職時間,另一方面廣西某飼料廠承擔李某入職滿一個月的次日至勞動合同簽訂前一日該期間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的法律責任。  
    需要說明的是,對“在勞動爭議糾紛案件中,因用人單位作出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減少勞動報酬、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勞動爭議的,由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這一規定中,“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指的是用人單位在作出開除、除名、辭退勞動者、解除與勞動者簽訂的勞動合同的決定之后,由用人單位舉證證明該決定的合理性與合法性,對于是否存在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或解除事實勞動關系事實的,不屬于舉證責任倒置的范圍,應當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處理。  
    當然,對于雙方是否存在勞動關系最初的舉證責任,應當由主張勞動關系成立的一方舉證,其應當提交相應的勞動合同或就工資領取、社會保險、福利待遇及工作管理提供相關證據材料。勞動者已舉證在用人單位勞動時,但用人單位主張勞動關系不成立的,用人單位應當提交反證。
     

    Copyright 安徽農業大學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5014183號